2009年1月21日 星期三

人正因脆弱所以堅強,北橫Survive!!'08

2009年單車第一發--橫貫北橫_2009
有圖有真相,真的有騎到最高點~其實是我以為的最高點,後面還有好幾段上坡勒:~

單車挑戰北橫是09年年初的大計畫,也算是為09年的生活做一個轟轟烈烈的開始。

出發前的雄心壯志,誤將自己的實力放大了數倍,以為可以平順的完成這段旅程。可是只有坐在單車那實在難以稱作舒適的坐墊上,奮力地往似乎永遠到達不了的山頂前進時,我才體會到自己的渺小。
這一段路程,在旁人眼中看來似乎是個挑戰自我極限的英雄式旅程。
可是當我想回想那時必須忍受著下半身肌肉酸痛,膝蓋因過度使用產生關節磨損的刺痛,體力耗盡,又餓又累的模樣。這一切的一切,似乎怎麼樣也無法與英雄的姿態畫上等號。

老實說,我從沒有如此接近自我極限的經驗。然而這次的經驗也讓我體會到身為人的脆弱,也碰觸到人何以堅強的原因。雖然不能說完全了解,但確實可以稍稍感受到這個道理。

騎車,對我而言,是個非常個人化的運動,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與自己的對話。一方面驅使自己的身體持續運作以完成旅程,而另一方面則是有大量的時間自我反省。"為什麼要來這種鬼地方騎車,折磨自己?",這個問題在旅程中,我問了自己無數次。每問一個問題,彷彿就多了解自己一分。

然而越是瀕臨極限,越是感覺到真實的自己,像磨亮的刀鋒一樣鋒利,不停的緊逼著我。讓人感到不自在的緊張感、不確定感溢滿心頭,隨時都會爆發。這種狀況過去也曾經數度面臨:
在層層巨浪的海面上,僅能依靠那塊有點斑駁破舊的浪板,搖著自己已經酸軟無力雙臂,對抗離岸流,奮力往岸邊前進。在飛沙走石的強流海底,用盡所有的力氣把自己固定在礁石上,一手緊抓著那賴以維生的呼吸器,還得空出兩支手指固定臉上的潛水面鏡。
我清楚的知道,這是恐懼,怕自己撐不過去的恐懼。和以往不同的是,這次經驗的時間很長,長到足夠我胡思亂想,想像各種可能發生的慘劇。

我們一行人到達山頂的時間已經遠超過預定的時間,眼看著只能摸黑下山。雖然台灣位處亞熱帶區,但是冬季寒流再加上1000米以上高度,在太陽下山之後的氣溫,仍足以冰凍我的鬥志。刺骨的低溫,在下坡的加速度下愈加囂張,冷空氣化成千萬支針,無情的刺著每一吋裸露在外的皮膚,連鼻涕都結冰了。氣溫變化造成的濃霧,和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,更加強了我心中的恐懼。身處內外交迫的窘境,讓我愈加強想要逃離的心情。可是已經騎虎難下,只得繼續前進。

還好,押車的隊友一路相挺,給了我心裡上的安慰,減輕不少負擔。雖然大家都是面臨相同的狀況,只是程度上有些許不同。但是互相陪伴的感覺,在這個時候顯得越加珍貴。也很感謝路上遇到的山友和車友,在我們飢寒交迫的時候,給了我們一碗熱呼呼的白飯和熱湯,補充了已經耗盡的體力,真的是適時而珍貴的幫助。

有了這些熱心的朋友的幫助,在絕境時拉了一把,互相扶持,才有了繼續走下去的希望。我想人就是因為知道自己的脆弱,所以才懂得互相扶持,才會造就造世以來最堅強的物種。

最後,我們順利完成這段旅程,抵達礁溪,總里程158公里,騎乘時間約13小時。

後記:
看了幾本單車旅行的遊記,對旅程中的辛勞往往都是輕描淡寫帶過。也比較少針對面對自己心境上的轉變做描述。但也也許是因為自己之前尚未體驗過這種瀕臨絕境的旅程,所以無法進入作者的內心世界。
在寫這篇文章的同時,我剛好閱畢謝旺霖的"轉山--邊境流浪者",這是一個騎車前往西藏的故事。在這本書裡,作者針對心境上的細微轉變做了很多的描述。經歷這段旅程後,讀這本書格外容易融入作者的世界,好像真的能夠親身感受到作者的感受,真的好有感覺。

3 則留言:

kuang6 提到...

今年我們一起來陽金P字道吧~

陳小牌 提到...

好ㄚ,不過能不能先練一下
你要去騎的時候
記得找我一下阿~

wsxwhx692 提到...

IS VERY GOOD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